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白浅墨渊之恋爱 第七十八章

  • 日期:08-07
  • 点击:(1394)

188bet客户端

  正当皎洁的月光照耀着一对佳人的身影时,一个半调笑的声音从鱼塘的角落里传来:“呦,稀客呀,墨渊这小丫头这是怎么了?这小脸,啧啧,红扑扑的,是被你那个青梅竹马气的?”

  这句仅仅只是调侃的话,却让本就心系白浅的墨渊上神原本清秀的脸颊更显冰冷了。

  四周刮起的风虽有桃花香甜甜的伴舞却随着墨渊阴冷的面容而变得萧瑟起来。

  识趣的折颜立马给窝在墨渊结实的胸膛前呼呼大睡的白浅把了把脉搏,意识到小丫头病得不轻的折颜还是独自讪讪的给白浅煮醒酒汤加治病药了。

  墨渊抱着白浅回到了白浅以往的房间,轻轻的放白浅在早已铺好的床上,皎洁的月光悄悄的从半开的窗户的缝隙里钻了进来,柔弱的月光更加安详的流淌在白浅的脸颊上。

  墨渊坐在了床边,看着白浅睡得正香甜的容颜,一时让墨渊失了神,正要触碰白浅脸颊的右手也显得僵硬了不少。

  折颜不慌不忙的煮好了醒酒汤和治病的药后,走到了房间门口。由于门没关的影响,老凤凰折颜就看到了看着白浅发呆的墨渊的样子。

  悄悄把药放到了桌子上就抬腿走了,只是墨渊从小就是带兵打仗的人,眼看四周,耳听八方的,一点小动小静也是绝对感受得到的

  墨渊紧随折颜出来,找了一个喝茶的地方,二位都坐下来了,率先开口的一贯是折颜老凤凰了,:“墨渊,你和少馆怎么样我老凤凰目前也管不了,只是这小丫头是我一手带大的,不会让人欺负了,不管你是谁。”

  墨渊也微微点头算是默认了,:“我和少馆本来就没什么,如果她还是那么无理取闹,十九万年前的选择(用轩辕剑杀了她)今时间日的我更不会吝啬她的,此生此世我也只会爱一个人。”

  “那小五为什么会喝这么多酒,明知道你最担心她有事却还生这么一场病?”老凤凰继续追问道。

  墨渊也陷入了短暂的沉思中,而打破这短短的沉默的人却是刚才生病到晕的人白浅“师父,我要师父,要师父抱抱!”

  尴尬的老凤凰像征意思的咳咳了两声,墨渊微笑着朝房子里走去。

  进去定睛一看,却听娇娇嫩嫩的声音穿今耳朵“我也要抱抱,要墨渊抱抱,要被爱的人亲亲抱抱举高高,嘿嘿嘿,我也要,呜呜呜呜,少馆她就应该从哪来回哪去,干什么打扰我和爱人的生活嘛?”

  先是被粘人的声音融化了的墨渊多了几分轻笑,把白浅抱在了怀里了。

  upload.jianshu.iousersupload_avatars13207675d6e5e36f-01ba-4db2-b062-acd6e831d6fa.jpg?imageMogr2auto-orientstrip%7CimageView21w96h96

  颖朦雨and应龙卫

  0.8

  2019.07.20 17:26

  字数 874

  正当皎洁的月光照耀着一对佳人的身影时,一个半调笑的声音从鱼塘的角落里传来:“呦,稀客呀,墨渊这小丫头这是怎么了?这小脸,啧啧,红扑扑的,是被你那个青梅竹马气的?”

  这句仅仅只是调侃的话,却让本就心系白浅的墨渊上神原本清秀的脸颊更显冰冷了。

  四周刮起的风虽有桃花香甜甜的伴舞却随着墨渊阴冷的面容而变得萧瑟起来。

  识趣的折颜立马给窝在墨渊结实的胸膛前呼呼大睡的白浅把了把脉搏,意识到小丫头病得不轻的折颜还是独自讪讪的给白浅煮醒酒汤加治病药了。

  墨渊抱着白浅回到了白浅以往的房间,轻轻的放白浅在早已铺好的床上,皎洁的月光悄悄的从半开的窗户的缝隙里钻了进来,柔弱的月光更加安详的流淌在白浅的脸颊上。

  墨渊坐在了床边,看着白浅睡得正香甜的容颜,一时让墨渊失了神,正要触碰白浅脸颊的右手也显得僵硬了不少。

  折颜不慌不忙的煮好了醒酒汤和治病的药后,走到了房间门口。由于门没关的影响,老凤凰折颜就看到了看着白浅发呆的墨渊的样子。

  悄悄把药放到了桌子上就抬腿走了,只是墨渊从小就是带兵打仗的人,眼看四周,耳听八方的,一点小动小静也是绝对感受得到的

  墨渊紧随折颜出来,找了一个喝茶的地方,二位都坐下来了,率先开口的一贯是折颜老凤凰了,:“墨渊,你和少馆怎么样我老凤凰目前也管不了,只是这小丫头是我一手带大的,不会让人欺负了,不管你是谁。”

  墨渊也微微点头算是默认了,:“我和少馆本来就没什么,如果她还是那么无理取闹,十九万年前的选择(用轩辕剑杀了她)今时间日的我更不会吝啬她的,此生此世我也只会爱一个人。”

  “那小五为什么会喝这么多酒,明知道你最担心她有事却还生这么一场病?”老凤凰继续追问道。

  墨渊也陷入了短暂的沉思中,而打破这短短的沉默的人却是刚才生病到晕的人白浅“师父,我要师父,要师父抱抱!”

  尴尬的老凤凰像征意思的咳咳了两声,墨渊微笑着朝房子里走去。

  进去定睛一看,却听娇娇嫩嫩的声音穿今耳朵“我也要抱抱,要墨渊抱抱,要被爱的人亲亲抱抱举高高,嘿嘿嘿,我也要,呜呜呜呜,少馆她就应该从哪来回哪去,干什么打扰我和爱人的生活嘛?”

  先是被粘人的声音融化了的墨渊多了几分轻笑,把白浅抱在了怀里了。

  正当皎洁的月光照耀着一对佳人的身影时,一个半调笑的声音从鱼塘的角落里传来:“呦,稀客呀,墨渊这小丫头这是怎么了?这小脸,啧啧,红扑扑的,是被你那个青梅竹马气的?”

  这句仅仅只是调侃的话,却让本就心系白浅的墨渊上神原本清秀的脸颊更显冰冷了。

  四周刮起的风虽有桃花香甜甜的伴舞却随着墨渊阴冷的面容而变得萧瑟起来。

  识趣的折颜立马给窝在墨渊结实的胸膛前呼呼大睡的白浅把了把脉搏,意识到小丫头病得不轻的折颜还是独自讪讪的给白浅煮醒酒汤加治病药了。

  墨渊抱着白浅回到了白浅以往的房间,轻轻的放白浅在早已铺好的床上,皎洁的月光悄悄的从半开的窗户的缝隙里钻了进来,柔弱的月光更加安详的流淌在白浅的脸颊上。

  墨渊坐在了床边,看着白浅睡得正香甜的容颜,一时让墨渊失了神,正要触碰白浅脸颊的右手也显得僵硬了不少。

  折颜不慌不忙的煮好了醒酒汤和治病的药后,走到了房间门口。由于门没关的影响,老凤凰折颜就看到了看着白浅发呆的墨渊的样子。

  悄悄把药放到了桌子上就抬腿走了,只是墨渊从小就是带兵打仗的人,眼看四周,耳听八方的,一点小动小静也是绝对感受得到的

  墨渊紧随折颜出来,找了一个喝茶的地方,二位都坐下来了,率先开口的一贯是折颜老凤凰了,:“墨渊,你和少馆怎么样我老凤凰目前也管不了,只是这小丫头是我一手带大的,不会让人欺负了,不管你是谁。”

  墨渊也微微点头算是默认了,:“我和少馆本来就没什么,如果她还是那么无理取闹,十九万年前的选择(用轩辕剑杀了她)今时间日的我更不会吝啬她的,此生此世我也只会爱一个人。”

  “那小五为什么会喝这么多酒,明知道你最担心她有事却还生这么一场病?”老凤凰继续追问道。

  墨渊也陷入了短暂的沉思中,而打破这短短的沉默的人却是刚才生病到晕的人白浅“师父,我要师父,要师父抱抱!”

  尴尬的老凤凰像征意思的咳咳了两声,墨渊微笑着朝房子里走去。

  进去定睛一看,却听娇娇嫩嫩的声音穿今耳朵“我也要抱抱,要墨渊抱抱,要被爱的人亲亲抱抱举高高,嘿嘿嘿,我也要,呜呜呜呜,少馆她就应该从哪来回哪去,干什么打扰我和爱人的生活嘛?”

  先是被粘人的声音融化了的墨渊多了几分轻笑,把白浅抱在了怀里了。

达到当天最大量